百岁教学执教七十载 仍在家给博士生开题授课(图) 中山
发布日期:2021-02-27 18:16   来源:未知   阅读:

  夏书章生于“五四运动”的年代,毕生逾越了北洋政府、民国政府和中华人民共和国,与中山大学一起走过风风雨雨,他经历过战斗、辱没、动荡的年代,也在参加和见证新中国的发展、富强和振兴。

  夏书章这个名字,是与中国行政管理学严密接洽在一起的,他的经历就是一部中国行政管理学“活的教科书”。他被公以为中国特点社会主义行政管理学的重要奠基人和开辟者,他把自己终生的热忱和血汗都倾泻到中国行政管理学学科的建设和发展的事业中。

  夏书章在百岁高龄仍在进行高频率写作,并时刻关注最前沿的学科发展和国家管理议题。在当天的座谈会上,还举办了《夏书章著作选辑》(十卷)、《夏老漫谈》(增订版)宣布典礼。《夏书章著作选辑》(十卷)包含《<孙子兵法>与现代管理》《“三国”智谋与现代管理》《行政学新论》《常识管理导论》《古代公共管理概论》《论实干兴邦》等,选取了夏书章在20世纪80年代、90年代、21世纪初十年、近十年的代表作品,统筹了夏书章治学与公共管理学术范畴的各类代表性研究主题。其中,《论实干兴邦》是在2016年写就并出版,当时他已97岁高龄。

夏书章 在哈佛大学求学的夏书章 (受访者供给)

  从28岁到99岁,夏书章从当年的“中大最年青教授”变成了今天的“中大最年长教授”。其间,夏书章编著了著作40余本,发表论文约500篇。然而,年纪的增加并不转变他乐观、进取的生涯立场。

  求学:炮火中辗转到哈佛深造

  毕业后,夏书章原定到美国芝加哥大学攻读行政学学位。他在波士顿上岸后拜访了哈佛大学,在出示了芝加哥大学的入学证件后,哈佛大学也有意录取他,于是他便留在哈佛行政学研究院求学,万众118图库 彩图区

  治学:生倾注于中国行政管理学

  1947年,夏书章到对他“很有吸引力”的中山大学任教。彼时,全国已经掀起反内战、反饥饿运动的热潮,中巨匠生在广州是主力。为营救被反动派逮捕的提高师生,夏书章和其余师生一起向反动派提出严肃抗议。

  只管年纪已高,但每次中国行政管理学会开会,夏书章都尽可能地加入,每次参加都认真发言。万不能到会,他总会当真地预备个书面发言,慎重地委托参会职员宣读。“我们从中可以体会到夏老作为行政学界的先辈、名老知识分子,对学会、对学术事业的那份沉甸甸的感情和深深的关注之情。”

  夏书章传授,1919年生,早年毕业于“国立中央大学”(今南京大学),1946年获哈佛大学硕士学位。曾任中国行政管理学会副会长、全国公共管理专业学位研究生教育领导委员会参谋、中山大学副校长、美国哈佛大学客座教授等。现为中国行政管理学会名誉会长、中山大学政治与公共事务管理学院名誉院长、教导部人文社科重点研究基地??中山大学中国公共管理研究核心声誉主任。曾获美国公共行政学会2006年度“国际公共管理出色奉献奖”,以及“全国榜样老师”“复旦管理学毕生成绩奖”等奖项和声誉名称,被誉为新中国公共管理学科奠基人、“中国MPA之父”。

  《夏老漫谈》是夏书章受邀自2001年起在《中国行政管理》杂志上开设的专栏,至今已连续18年。《夏老漫谈》选编了这个专栏近二百篇杂文作风的短文,展现了他作为新中国公共治理学科奠基人的学者情怀。在编入该书的《当代治国理政中的行政学内涵》一文中,夏书章写道“行政的本质在于‘行’,或者说行政的关键、要害、精华与基本在于‘行’”。 “咱们抉择夏老著述的局部再次出版,是盼望更多人浏览它,体会夏老思维精髓,感触夏老的家国情怀和为师之道。”陈春声说。

  “夏书章这个名字,是与中国行政管理学紧密联系在一起的,他的经历就是一部中国行政管理学‘活的教科书’。”1月19日,中山大学举行了夏书章教授从教70周年座谈会,自1947年起,他已在中山大学70个年头了。1月20日,夏书章过了99岁诞辰,按中国人的说法,已是百岁高龄。这位生于“五四运动”年代的学人,经历国家磨难,介入国家建设,也见证了国家中兴。他身上的家国情怀到本日仍能感召我们。

  在工作上,这位九十多岁的“老兵”一直没闲着。现在,夏书章仍在家中给博士生开题、授课,给《中国行政管理》杂志写《夏老漫谈》专栏,在文章里,他担心城市的适度扩大,批评高校乱象,语言活泼又给人启示。剖析社会事实问题,夏书章总能切中时弊,切中要害,被学界惊叹“真‘刚猛’也”。

  1919年1月,夏书章诞生于江苏省高邮县,多少个月后,“五四活动”暴发,在这个国家积贫积弱的年代,他亲自领会到国度贫弱导致公民的缺乏尊严。“我的前半生始终在路上, ‘死里逃生’。”1939年,夏书章考入“国破中心大学”政治学系。当时抗战硝烟洋溢,南京失守,学校迁至重庆。“那时候的山间公路,蜿蜒波折,七十二拐,山谷里能看见良多翻下去的汽车。”当历时两个多月终极达到学校时,夏书章已经错过了很多课程,不得不选修别的院系的课程来取代学分。即使如斯,夏书章仍是顺利地实现了学业。

  1979年,夏书章听到邓小平在讲话中提到要重振政治学、法学、社会学及世界政治的研究,就给《人民日报》写稿,呐喊“要把行政学的研究提上日程”,并很快得到学界的响应。1985年,他编写了改革开放后第一本《行政管理学》教科书,同年,《中国行政管理》杂志创刊。1988年,中国行政管理学会成立。1999年,夏书章又提倡在海内引入MPA(公共管理硕士),最初只盘算在6所院校试点,后来第一批试点MPA专业学位的全国重点院校增添到了24所。

  去美国的路上也是危险重重,“那时候在船上,上面有日军飞机的轰炸,下面有潜艇和水雷的要挟,我们吃饭、睡觉和上厕所都衣着救生衣,随时都做好了沉船落水的筹备。”

  文/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徐静  通信员林忻、王姗姗、蔡珊珊 图/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王维宣(除署名外)

  97岁仍著书 《夏老漫谈》一谈就18年

义务编纂:张玉

  座谈会上,夏书章蜜意地回想了自己百年人生的崎岖阅历跟人生体会。他说,自己的人生能够分为3个30年和一个10年。第一个30年是1919年至1949年,这是在旧社会的30年,他看在眼里,痛在心里,彼时的他对“为中华之突起而读书”深怀同感。1949年到1979年,中华国民共和国成立,他参加了中国共产党。1979年改造开放后,国家缓缓强盛,他正式进入了学术研讨黄金期。“明清楚白近百年,喜见日月换新天。全面小康已在望,民族振兴梦必圆。”他用这首诗表白本人的喜悦心境。

  原题目:百岁老教学仍在带学生

  教养:执教七十载仍保持家中授课

  1947年,夏书章停止学生生活,开端在中山大学任教,从此与中山大学结下70年的缘分。中山大学党委书记、历史学者陈春声教授在致辞中表现,夏总是国家磨难、国家建设和国家复兴的亲自经历者,他身上的家国情怀最为诚挚,并感召着我们。夏书章教授长期踊跃推进中国公共管理学科建设与发展,盛誉载身,由他创立的中山大学公共管理学科一直在全国施展着学科引领作用。

  “明明确白近百年,喜见日月换新天”

  1979年4月21日至5月17日,以中山大学校长李嘉人为团长、中山大学党委书记兼副校长黄焕秋为副团长、夏书章为秘书长的中山大学学术代表团一行9人赴美国回访了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哈佛大学等高校,这是改革开放初期中国第一个赴美访问的高校学术代表团。

Power by DedeCms